设为主页  |  收藏本站 | 关注我们:  
传媒报道
思歆:引领贫困学生的“灯塔”(组图)
发布日期:2006-12-21 11:53:00     作者:    已有  阅读过本文

迷茫的孩子要找到出路,落后的理念要得到改进,精神的贫乏要得到充实,她用“能做多少算多少,做总比不做好”的信念,坚持了5年,并一直在路上。


  她以一个普通人的身份,践行着任何有爱心的人都能行善的理念。

一粒小小的沙,一滴水,粘在一起,灯塔更加牢固,照得更远。新快报记者 丁灿


  2001年3月9日晚,数名来自广州、珠海的有志之士,聚集于越秀天安大厦。一个月后,他们在这里正式启动了一个名为“灯塔计划”的义教活动。


  灯塔计划,作为一个公益性教育活动,主要任务就是招募、培训一批高素质、有爱心的志愿者利用业余时间到贫困边远的山区、农村进行义务教学,帮助这些地区的孩子扩大视野、改善思维方式和正确把握人生的方向。灯塔计划用“走进去、请出来”从总体上概括他们的活动模式。“走进去”就是让义工到山村执教一段时间,把现代意识和观念带到山村去;“请出来”就是把乡村老师请到教学水平先进的城市交流,让那些从没出过远门的孩子到城市学习和生活,以此来改善山村教育软件。


  2001年8月,思歆作为“灯塔计划”的第一批义工,首次下乡归来受“灯塔到底能做什么,能坚持多久”的问题困扰着。但在“我们往往会因为这些无能为力的问题困扰而无法专心做好我们有能力做好的事情,白白浪费和错过”的信念下,她坚持下来。她觉得支教不是给学生一个解决问题的方案,最重要的是让他们学会把握机会,自己寻找方向。


  “灯塔计划”的发起人是几名在职人士。发起人之一陈建华在广州念大学时曾云游新疆、西藏、云南等地,接触到很多边远地区的孩子。在天山下的一个蒙古包里,一个不知道飞机是什么样子的孩子,飞舞着双手,学老鹰振翅的样子,歪着头问:是不是像这样拍着翅膀飞呀?这些情景深深触动了陈建华。


  和很多志愿(义工)活动一样,“灯塔计划”倡导一个互相关爱、互相帮助的社会。参加该活动的义工下乡义教前将进行严格的甄选、培训、考核,每个义工参与活动的工作时间完全由自己业余时间安排。


  从成立至今,“灯塔计划”已经组织了7次大型的义教活动,参与下乡义教的义工达1000多人次,义教地点分布于广东省四会市、清新市、怀集县、连南瑶族自治县、广西贺州市、湖南永顺县等11所乡村学校,前后服务时间近90000小时,受服务的学生约达2500人次。


  伴随“灯塔”的成长,思歆原有的困惑慢慢消失了,她更坚信“不管怎样,做总比不做好”。一颗星可以驱走黑暗,一盏灯可以指引前路,灯塔计划就是希望能找出更多的灯,因为方向引领一生。


  对话


  “灯塔”希望更多在职人士参与


  记者(以下简称记):伴随灯塔的成长,你也从第一批义工成长为“灯塔计划”的核心成员,这五年来“灯塔计划”有什么样的改变吗?


  思歆(以下简称思):应该说是变得成熟了。当初发起这个计划的是几名在职人员,可能是受香港类似活动的影响,想在广州尝试一下。当时我还是一名在校大学生,被认为有热情、素质较高,有能力下乡义教,所以有幸成为“灯塔计划”的第一批义工,并且成为骨干。


  刚开始的时候我们有的只是一个信念一个方向,并没有什么切实可行的方式方法。经过这五年的摸索,在人员招募、培训、义教模式的归纳等等方面,都形成了一定的固有程序。而我们的成员来自各方各面,都有自己的学习和工作,平时灯塔的工作时间上难以完全配合,唯有在内部形成一些工作的原则,让大家各司其职互相配合。所以现在我们成立了理事会、秘书处等,将各人的职责明确。理事会负责制定灯塔计划的发展方向和发展策略,以及每年的年度主要目标;秘书处负责具体的活动执行。


  记:“灯塔计划”已经走了五年,也算是慢慢成熟了,为什么不去注册呢?


  思:我们还不可以独立注册,《社团管理条例》规定需要有主管单位,如教育部门等,而且注册需要较长的时间。时间和精力决定了“灯塔计划”现在只是一个活动,而不是组织。


  记:当初策划的灯塔模式是“走进去”、“请出来”两种,但目前来看,“走进去”是相对较多的,而“请出来”似乎并不多见?


  思:“请出来”是有过几次的,但成本很高,需要有特别资金的支持。因经费方面的原因我们更多的是“走进去”。


  记:一般通过什么活动来筹集经费?2001年成立至今,在义教活动中遇到的最大困难是什么?


  思:我们的活动经费主要有三种来源,一是在职义工自愿提供资助;二是热心人士捐献,例如,有一次一位热心人士捐助了我们去义教点的所有车费;还有很大一部分就是由参与活动的义工自己承担。


  成立至今,比较难的就是资金、人员和某些不可抗拒的因素。人员问题就是上面提到的人员分散的问题,不过现在核心成员基本是稳定的。我们希望有更多的在职人士参与到“灯塔计划”中。


  非典也算是一种困难吧,当时这种涉及多人的大规模活动是不允许的。


  记:需要政府或社会怎样的帮助?


  思:如果没有各方各面的帮助,“灯塔计划”不可能走过五年。但我们希望社会认可度进一步提高;基层政府学校支持我们的活动;政策上也可以做调整,使注册和筹集资金合法化。


  慈善感言


  每个人都有做好人好事的心。能够身体力行去实现,是自己的幸运。曾经誓言旦旦说,灯塔是一辈子的事情,也曾经怀疑自己能够坚持多久。5年后的今天,我会说:随心而动,尽力而为。与我同行的人很多。


  能够投入地做事是快乐的,能够坚持做一件事是美好的,能够跟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共事是幸运的。所以能跟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投入地坚持做一件事是幸福的。


  妈妈是一个优秀的小学老师,她让我深深体会到,教书育人重点在于“育人”,言传身教重点在于“身教”。她的正直、真诚、认真将影响我一生,她让我相信世界是美好的,人性是善良的,于是我愿意用我的行动去证明。


1.jpg

在泸定桥上留影。

2.jpg


跟学生合影。

3.jpg


讲课进行时。


分享到:
此文关键字:灯塔计划,Lighthouse,义教,NGO,公益
上一篇:广州“灯塔计划”大学生义工湘西义教行(组图) 下一篇:灯塔计划 甘宁
微信关注
在线客服
招新咨询群
(请注明“灯塔咨询”)

灯塔暑期招新咨询1群

微信咨询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