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  |  收藏本站 | 关注我们:  
传媒报道
“灯塔计划”--广州一群年轻人义务助学助教
发布日期:2002-03-04 09:42:00     作者:    已有  阅读过本文

一个周日的清晨,记者随同“灯塔计划”的义工们驱车前住四会市龙甫中学,见证了他们一段实实在在的助学之旅……

  在车上,记者首先认识了尹斯婕,这位毕业于中山大学国际金融系的女孩是“灯塔计划”的发起人之一。她指着记者左边座位上的一堆物品说:“这次打算给孩子们放一场电影,这些是放映设备。”说话间,她拍了一下“司机”说:“他和我算是最早的发起人,他叫
KEN。”记者抬头只看到KEN戴着垒球帽的后脑勺。

  说到“灯塔计划”的来历,尹斯婕说,她曾参观一所乡村学校,了解到那里的电脑只是被用来练五笔打字这使她觉得乡间的教学方式远远落后于城市……感慨之余,她想到了与其他朋友着手致力于改善偏远地区的师资力量,于是有了现在的“灯塔计划”。

  1、“有了人,我们就有了一切”

  据尹斯婕介绍,“灯塔计划”开始只有十几个人参与。1年后,仅参加本期寒假计划的就有60人,而在过去的1年里,参加过“灯塔计划”的人数已达二三百人,他们主要是来自高等院校的学生。

  -在”太阳风“班的门前,义工尹斯婕指着门上的“灯塔计划”标志说,上面是个人字,飞出一颗星星,下面是一间大屋子……(张涛/摄)

  随着队伍的扩大,“灯塔计划”也不断完善。现在他们有了自己的宗旨、组织架构、活动记录、经验总结和展望等。记者在“灯塔计划”的有关资料中看到,义工们这样介定自己的性质:“‘灯塔计划’不接纳以纯粹商业宣传和个人功名为动机的组织或个人,接受党、政府和有关业务主管单位的领导。”如果这样,他们没有固定的资金来源,怎么能维持下来?

  针对记者的疑问,尹斯婕说,“人就是我们最大的资源!我们自己设计网站,采购设备这次去放电影的设备是KEN义务提供的;参加计划的义工们不仅一分钱不收,交通费、住宿费也都是自己出。有了人,我们就有了一切。”

  尹斯婕还说:“我们的队伍很年轻,我们也希望有年长者加入,我们欢迎更多有社会经验的人士加盟。”目前他们正在努力申请注册成为正规的非谋利性团体。

  自从有了“灯塔计划”,尹斯婕几乎把所有的业余时间都投进去了,对此,尹斯婕说:“快乐!这是一种以前‘蒲吧’找不到的快乐。”

  2、他们给山里的孩子带去知识与欢笑

  龙甫中学拥有数幢簇新的教学楼,多个运动场,校园远处是轻雾笼罩的群山。记者了解到,由于义工有限,这个寒假仅初一、初二级的部分学生参加了“灯塔计划”,他们被分成三个班,名字分别是“浪淘沙”、“太阳风”和“碧云天”;在各个班课室的门上,都贴着一张彩色手绘的“灯塔计划”标志,记录着学生和辅导老师的名字等。

  -在课室里,义工和学生们在欢声笑语中感受知识的力量。(张涛/摄)

  在“碧云天”的课室内,参加“灯塔计划”的学生们在上写作课。辅导老师是才到一天的新义工,她正试图用轻柔的音乐帮助孩子们展开想象的翅膀。在“浪淘沙”的课室外,贴了两张巨型手绘海报公布“模拟招聘会”的结果,前来“招聘”的单位很多,有著名报社、大型商场等,还有一家名叫“LINGS”的玩具公司,原来它是该班二位辅导老师梁润爱和蒲嘉亮临时“创建”的。

  蒲嘉亮是华南理工大学的学生。他说,在做义工、去旅游和打工赚钱这三个选择下,他挑了前者,寒假他和同伴们将在这里逗留半个月。他还说,以前除了学习,还没有对什么事像现在这样全情投入过。白彩虹是中山大学研究生,家在内蒙古,为了读研才只身来到广州。她说尽管自己非常想回家过年,但也要坚持到活动结束才走,到家恐怕是大年初三了。曹浩生为了让孩子们了解人类进化的历程,在课堂上,主动配合主讲老师,头戴草环扮演猿人。田静,中大生物系研究生,对参加义工活动的感想,她说可以套用张雪峰老师在《没有玫瑰的日子》里说过的一句话:“感受很多,一时不知从哪儿说起。”

  右图:虽然只能住在这排简陋的宿舍里,但义工白彩虹却因为能和孩子们在一起而高兴不已。(张涛/摄)

  因为这群年轻人的到来,使龙甫中学的学生们在课堂上有了更多的欢声笑语。

  3、孩子们的“纸条”

  在龙甫中学,义工们鼓励学生们“递纸条”,学生们把心事写在纸上,喜欢递给谁就递给谁。记者正和白彩虹走在前往宿舍的路上,一个孩子推着自行车上前给小白“递纸条”———一本练习本,里面还夹着一封信,小白翻了一下,二三十页的练习本写得满满的。义工们经常收到孩子们的“纸条”,它们是打开这些幼小心灵的钥匙。

  “如果遇到新的义工不能解决学生的问题怎么办?”记者问小白。

  她说:“那我们就收集起来,回广州看看能不能找到解决问题的人。”

  义工和住校的学生们住在一排瓦房里,9平方米左右的房间里摆着四张双层铁架床。小白说,由于气温突然下降,她们带来的被子不够,冷得够呛,于是就两人挤一张床,把所有保暖用品都盖上,总算是熬过来了。在靠门的床架上,记者见到半截矿泉水瓶里种着不知名的紫色小花。小白说:“是孩子们送的。”

  4、餐桌上的争论

  开饭了,学校饭堂一间3平方米左右的小屋子里挤了21个人,午餐是猪肉炒大白菜外加大米饭,忙了一上午的义工们一下子就把饭菜扫清了,但他们没有要离开的意思。由于今天是新义工们给学生授课的第一天,新、老义工们对上午的授课情况展开了激烈的争论。争论围绕着英语课进行,老义工们认为,课上给学生的新东西太多,学生反馈说觉得有点难。老义工们担心,这会引发学生的畏难情绪,他们提醒新义工要注意强调趣味性。新义工们却不甘示弱,表示教案是在征求本校授课老师意见后制订的,如果课程太浅,学生会失去兴趣。双方各执己见,最后谁也没被谁说服。

  记者事后一打听才知道,新来的义工们来自华南师范大学,科班出身,难怪如此立场坚定。对这场争论,尹斯婕倒一点也不担心,她说,只要大方向不变,教学意见上的分歧可以争论。

  义工们在这里不仅仅是老师,同时也是学生,包括向学生们学习,向同伴们学习。

  5、KEN的电影

  下午,“临时电影院”人头涌动,KEN为孩子们准备的“电影”要开演了。原来KEN带来了许多与登山有关的幻灯片,他一边向孩子们展示图片一边旁述:在丹霞山奇特的地貌中,隐藏着登山者的基地;在观音山万丈绝壁上的一涓飞泻细流中,一位登山运动员正逆流而上;中巴边境上砾石满布的公路;万里雪域中登山者的帐篷;中巴边境上的风土人情……异域风情的神秘,大自然的雄奇险峻,登山者征服自然的魄力,令孩子们赞叹不已。他们惊叹、轻笑、议论。由此,他们知道了什么是雪山,什么是雪盲,什么是冰川,什么是冰缝,什么是戈壁,还知道了为什么雪山脚下的溪流会日亏夜盈……

  6、校方意见:主体教育获利有力的配合

  龙甫中学的校长怎么看这群义工呢?陈国谋校长说:“我们学校欢迎他们的到来,只是生活上没能提供更多的支持,无法尽地主之谊呀。我认为‘灯塔计划’能配合我们的主体教育,从过去一个星期的情况看,学生们还是喜欢这种活动的,义工们为了调动学生们的积极性,想出不少好点子,他们也带来了很多新的学习方法,开拓了学生们的视野。但最终效果如何,还有待观察,目前为止,我们是比较满意的。”

  学校负责德育教育的张洪老师说:“我对义工们无私奉献的精神深表敬佩,他们本来可以趁假期与家人团聚,但是他们却来到这里义务帮教学生,不容易!”

  (第二天,尹斯婕和还要访问在四会邓村的一所学校,记者独自返回广州。在公路边候车时,看远山朦胧,初春的四会,空气里仿佛飘着甜意。不知何时,记者也有了“千头万绪”的感觉。)


分享到:
此文关键字:灯塔计划,Lighthouse,义教,NGO,公益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广州:首个民间义教组织的调查报告
微信关注
在线客服
招新咨询群
(请注明“灯塔咨询”)

灯塔暑期招新咨询1群

微信咨询群